看历史故事,讲中国历史,尽在金博首页网!

点击收藏金博首页网,每天必看!
当前位置: 金博首页 > 秦朝 > 陈胜 > 正文
​陈胜​吴广起义后, 吴广被手下田臧所杀,​ 陈胜​为何反升了田臧的官?
发布时间:2018-05-08 12:41:59

大秦最后一轮明月——败军之将章邯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大泽乡起义爆发,陈胜率领农民军势如破竹,很快占据了大量楚国故地,遂自立为陈王,并四处派遣义军,扩张地盘,但他派出去的部队,大多变成了泼出去的水,有的自立为王,有的拥立六国宗室之后为王,他们拥兵自重,割据一方,陈胜坐在陈城内高高的王座上,徒呼奈何!

另外一边,秦军大将章邯已经率领大军冲出函谷关,一路追剿陈胜手下大将周文,见他团团围困在曹阳城(今河南灵宝县北)内。

与此同时,秦政府也并没有闲着,长史司马欣与都尉董翳带着大批秦正规军源源不断的增援到了曹阳城下,这些士兵都是函谷关左近各大县的常备军,有着极严整的军纪与极强悍的战斗力,而且其中三十岁以上的军吏大多参加过秦统一六国战争,是素质极高的职业军人,远非章邯率领的骊山刑徒军可比。

插一句话,章邯的两个得力助手司马欣与董翳似乎并不简单,他们明为秦将,却在秦楚之间态度暧昧,颇有一点双重间谍的意思,这是后话,且不提。

经过近两个月的相持后,曹阳城内外的均衡终于被打破了,章邯再次强攻曹阳城,各种大型攻城武器如云梯、楼车、床弩、冲车蜂拥而上,曹阳这只破烂的小舟顿时陷入了秦军的惊涛骇浪之中。

周文败了,惨败,这不能怪他,如果他带领的是从前那支久经战阵的楚项燕军,或许还有三分胜算,可惜他带的只是一批素质良莠不齐的乌合之众,如何能敌得过这传说中的秦军主力!别玩了,逃命去吧!

周文带着最后几千残兵又溃退到了秦赵边境的渑池,寄望于附近的赵军能施以援手。

赵王武臣虽然曾经是陈胜的手下、周文的好友,但关键时刻却落井下石,只命渑池附件各县坚守城池,不要去惹章邯这只猛虎,听任周文自生自灭。

章邯继续围攻渑池,十几天后,周文在绝望中自杀身亡,同时也敲响了陈胜覆灭的丧钟。

这时候,已经是公元前209年十一月,渑池地区寒风刺骨,大雪纷飞,天地中充斥着一股令人窒息的肃杀之气。

章邯这支大秦劲弩,终于杀出关外,誓要横扫天下,还大秦一个清净世界。

秦二世在度过了心惊胆颤的几个月后,终于收到了章邯大胜的捷报,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总算是吞回了肚子里——盗匪就是盗匪,人再多也没用,看来寡人还真是多虑了啊,让章邯来搞定逆楚的盗匪,再让王离带着上郡的边防军南下搞定燕赵的盗匪,等这个诸事不顺的寒冬过去,大秦的春天还会远吗?

在灭掉周文后,章邯这支弩箭,又朝陈胜的副手吴广激射而去。

吴广和陈胜都有个共同的毛病——骄而无谋。

他们本不是这样的,《史记》上说,当年在大泽乡的时候,吴广还“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呢!可是一旦当了至高无上的王,他们就变质了,对跟着他们一同起义的好兄弟们,他们动不动就摆架子给臭脸,活脱脱一副小人得志的面孔。

一切都是人性使然。陈胜吴广一下子从低级官吏升级为万人之上的王,一点中间过程都没有,换作谁也无法很快摆正自己的心态,情绪失控也就难免了。古人云“骤贵不详”,然也。

如果光是“骄”,那也就罢了,再加上“无谋”,这个人基本没救。

秦失众望,吴广率领着张楚军最强大的主力部队之一,顿兵于荥阳坚城之下数月,却毫无寸进,此其无谋之一。

周文兵败,吴广却不引一兵一卒救援,坐视章邯出关,灭周文,抄了自己的后路,毫无机变,此其无谋之二。

周文身死,章邯军一至,必与荥阳城内的李由两面夹击张楚军,剑都悬在头上了,吴广却仍坐以待毙,不思后路,毫无布置,此其无谋之三。

此三无谋,就是吴广的必死之道。

吴广是死定了,但吴广的部将们可不想陪着他一起死。他们暗自计议道:“近闻周文军已破,秦兵旦夕将至,我军围攻荥阳,久弗能下,秦军一至,内外夹攻,我必大败!现不若少留兵队,牵制荥阳,一面悉精兵往御秦军,决一死战,或可得胜。惟是假王骄而无谋,难与计议,不诛之事恐不成。”

说干就干,田臧李归等人于是捏造了一份陈王的圣旨,放在了吴广的面前。

“陈王有谕,假王吴广,逗留荥阳,暗蓄异谋,应即处死!”

吴广抬起头,刚要分辨,脖子一凉,脑袋已经滚落在地,不可置信的神情,兀自凝结在他那张惊愕且茫然的脸上。

死并不可悲,死了还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死,才是真正可悲。

数日之后,陈胜接到了吴广的人头,看着这个昔日战友死不瞑目的双眼,陈胜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属下们不听号令,也不是第一次了,陈胜只得抱着满腔的无可奈何,赐田臧楚令尹印,使为上将,代吴广统军。

有人怀疑吴广其实就是陈胜暗自吩咐田臧杀的,证据就是陈胜后来升了杀人凶手田臧的官儿,而且当初他们起兵时主要是靠吴广谋划才成功的,难保日后吴广不会谋划自己。

这个怀疑有一定的道理,问题是时间点不对,如果放在一个月前倒有可能,但如今面对章邯大军攻来,陈胜自己也已朝不保夕,物伤其类,升田臧官,也是无奈之举。

而田臧升官后,大喜,遂令李归率少量兵力留在荥阳城下牵制李由,自己则率领全部精兵向西迎击章邯而去。

按道理,这是田臧目前唯一可行之路,然而这路碰上了章邯,仍是一条死路。

此时的章邯,正在荥阳西北的一个粮食储备基地敖仓补充军资粮秣,以逸待劳,等田臧前来送死。

敖仓是天下粮谷的集散中心,章邯占住此地作为战略大本营,以支援各路秦军平叛,实为极高明的一招。看来这干了半辈子的后勤工作,对其指挥作战亦颇有裨益。(后来巨鹿一战大败后章邯仍能与项羽相持半年之久,就是得益于此。)

可以说占了敖仓,章邯已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到最后,田臧发现自己也不过是个无谋之辈罢了,他的大军一到敖仓,转眼就被章邯吞没,田臧也凄惨回地府向吴广报道去了。章邯然后一不作二不休,领战胜之军团,毫不休息直接向荥阳扑去。李归等闻臧败死,已似摄去魂魄一般,茫无主宰,见章邯猛攻而来,只得仓惶应战。章邯一改财税官本色,身先士卒,亲领一队精锐陷阵,勇不可挡。城内的李由见援兵已至,也率守军倾巢而出,两面夹击,张楚军大败,主将李归如他的名字般归天了,余部也迅速被扫清。

至此,被围困了将近半年之久的荥阳城,终于拨开云雾重见天日,章邯与李由两支秦军主力胜利会师,陈胜的第二支西路军宣告覆灭。

更多>

秦朝历史人物

更多>

秦朝人物

更多>

英雄杀人物

更多>

历史人物